<address id="9lzrh"><nobr id="9lzrh"><meter id="9lzrh"></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9lzrh"></address>

<noframes id="9lzrh"><form id="9lzrh"><listing id="9lzrh"></listing></form>
<address id="9lzrh"><address id="9lzrh"><listing id="9lzrh"></listing></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9lzrh"><address id="9lzrh"><listing id="9lzrh"></listing></address></address><sub id="9lzrh"><listing id="9lzrh"><menuitem id="9lzrh"></menuitem></listing></sub>
南京律師事務所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咨詢中心
聯系我們
合同法公司法債權債務知識產權勞動人事婚姻家庭房產.拆遷建筑工程交通.醫療損害賠償投資金融保險網絡法律國際貿易海事海商刑事辯護
  [首頁]> 正文

信托收據與信托讓與擔保、動產設備信托的比較

來源:南京律師網 www.streetbikez.com  閱讀:815
一、        信托收據與信托讓于擔保的比較

讓與擔保制度產生是為克服動產擔保物權制度的局限性而生成和發展。

從制度的法律機理來分析,不少學者乃至司法實踐認為讓于擔保的法理源于信托法律機理。正因為該制度有著較為豐富的信托機理,以致一些大陸法系國家和地區的法制中明確地將讓于擔保稱為“信托讓于擔保”。如我國澳門《商法典》就明確地將動產的讓于與擔保稱為“信托讓于擔保”。

在德國,早在12世紀末期的日耳曼法中就出現了非占有動產型動產擔保,這種擔保形態當初是以所謂債權人取得觀念上的法律形式出現,即債務人以讓渡利息來代替實際交付物,債券人以占有改定的形式取得擔保,后來形成了獨立的擔保形態——不再以債權人的占有為基礎而是變成相當于羅馬法上的動產抵押形態。盡管如此,但是動產抵押并沒有在德國罰的發展中得到足夠的重視,相反別立法所否定了。如1861年開始制定的統一德國商法典第309條規定:商事交易上動產質權的設定,不需要民法上的形式行為;其設定除需要當事人之間的合意之外,還應當向債權人轉移占有,但是到了19世紀的末期,已有判例肯定讓于擔保的有效性。只是這種思想也沒有得到民法典的明確認可,盡管在一定程度上有默認的表現。

屬英美法系的國家和地區在動產的讓于與擔保問題上,盡管在判例中對于質的構成也要求擔保物必須交付(實際上或推定)予受質人,但是也有判例表明:出質人可以為特定的目的把擔保物交還給出質人,而不損害其占有或占有權。正因為如此,動產讓于擔保制度在英美國家并未受到特別的關注。

在大陸系國家或地區的法制中,動產讓于擔保在立法中得到明確而系統的規定尚不多。我國澳門特別行政區的《商法典》明確地規定了讓于擔保制度,并且將其附上了“信托”二字。著意味著,該法典意圖將讓于擔保的信托法律機理給予認可。澳門《商法典》第十七篇“擔保合同”中設了專章——第二章“信托讓于擔保”。該章共有十一條,規定了信托讓于擔保的效力及限制、方式及公示、必要內容、他人之物之信托讓于擔保、舉證責任、不履行期限優惠之喪失、物之扣押、信托讓于擔保人之責任、代位權、讓于人之破產等。

從澳門《商法典》的規定來看,所謂信托讓于擔保是指:通過協議將有關財產——動產的可以解除的所有權及占有轉移到債權人身上,但這種轉移可以附隨或不附隨動產的實際交付,而債務人就邊為該動產的持有人和受寄人(受托人),并應承擔法律所規定的責任和義務。

盡管信托讓于擔保明確地應用了“信托”二字,但是綜觀澳門《商法典》有關信托讓于擔保制度的規定,可以看出該制度與針對 進出口商或本地購貨商所設立的信托收據制度有諸多區別:

第一,性質不同。信托讓于擔保在澳門《商法典》中被置于擔保合同的體系中,這意味著法典試圖將該制度視為一種到報債權制度。只是該法并沒有簡單地將它與一般的擔保債權制度所等同,如該法在擔保合同一章中還專門列出了“商業質權”、“浮動擔保”、“獨立擔保”。另外,在澳門《民法典》中也有擔保物權制度的系統規定。從這種法制體系的安排來看,其意圖并不性把信托讓于擔保歸入擔保物權體系中去,而是在保留傳統民法體系中質權、抵押權制度的同時,通過《商法典》來補救傳統動產擔保制度的局限性。

     而各國信托收據的實踐則表明:信托收據不是一種獨立的擔保制度,更不是一種擔保合同制度。如英國和我過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制中的信托收據制度,就不被視為一種獨立的擔保制度。正如何美歡所指出:“第一,應為信托收據不是獨立的擔保合同,它不必登記。第二,因為信托收據不是獨立擔保合同,在發放貨物予義務人之前,債權人應該確實他已經有完善的擔保物權。 他不能依賴信托收據產生在貨物上的權益。”當然在我過的信托收據實踐中也同產不把信托收據視為一種獨立的擔保制度。事實上,在我過內地1995630通過的《擔保法》并沒有將信托收據列為獨立的擔保物權制度,《合同法》也沒有將其列入擔保合同制度中去。

    第二,所保護的債權范圍有別。信托讓于擔保針對的債權雖有限制,即“所擔保之債權須為因經營其企業而生之債權,”但是這種限制比較靈活和寬泛。這里要求別擔保債權范圍仍然相當廣泛而不確定,因為商業企業主所經營企業生成的債權是極為豐富的。而心頭收據所針對的債權則甚為具體而確定,它通常限于因信托財產的購買而產身的債權

    第三,是否需要登記有所不同。信托讓于擔保須在法定的登記機構進行登記。澳門《商法典》明確要求信托讓于擔保應在商業登記局登錄。而信托收據的實踐中,通常不要求將此種書面協議事項進行專門的登記。事實上側重將此制度列入信托制度中時,各國信托法也不要求信托必須將信托事項進行登記,除非所信托財產本身的特殊性需要登記的。如我國《信托法》第8條第3款規定:“采取信托合同形式設立信托的,信托合同簽定時,信托成立。采取其他書面形式設立信托的,受托人承諾時,信托成立。”美國同意州法委員會所起草的《統一信托法典》也沒有把須登記作為信托有效的創立條件。

     第四,法律關系主題與“動產”的關系有所不同。從信托讓于擔保的產生來看,讓于人可以是事先已經擁有對讓于動產的所有權,即該物可能已經被讓于人所使用和占有,也可以是在 讓于擔保協議之后才獲得對該物的所有權。信托收據下的貨物的所有權通常是在買賣的過程中變化和確定,并且該物并不是事先已經由讓于人擁有、使用和控制的物。

     第五,從對債權的最終保護來看,信托讓于擔保更多地顯示出擔保物權的特點。因為,如債務人不履行或遲延履行債務,信托讓于人可將擔保物出售給第三人,而無須拍賣、公開拍賣、事先估價或其他司法措施或非司法措施,并以所得價金直接支付債務,余額應交債務人。這種規定很顯然側重從債權人對物的占有角度來規定的。在信托收據的情形下,由于物是由債務人——進口商所占有和控制,進口商對物進行處置,信托收據對債權人利益的保護,多數情況下無法通過債權人直接處分物來實現債權利益,而只能從信托法律關系的角度—受托人的債權債務與因信托財產而產生的債權債務相分離來解決。如果當事人在處分物之后未能將有關款項支付債務,則可追究其違反信托的法律責任。英國衡平法中具體的追究責任措施有:命令歸還一筆混合的金額或以這筆錢買得的財產;在信托收據的情形下,最可能發生的情況是受托人——進口商在出售貨物之后不將貨款償還給銀行,而存入其他銀行或用語償還他人債務、購買其他貨物等。如果是金錢上的混合——存入其他銀行賬戶,英國的判例規則是推定受托人首先提取他自己的錢并視為他自己的錢提完之前,不會提取信托項下的錢,不問各筆金額付入銀行賬戶的時間先后。對于將信托財產所得收益用于償還委托人的債權。如果是將信托財產所得用于購買其他貨物,則委托人可以對該財產取得優先受償的權利

     從上述比較可以看出,信托擔保是有別于信托收據制度的。信托讓于更多的體現為一種擔保制度,而信托收據則具有了更多信托的特質。

二、        信托收據與動產社別信托的比較

動產社別信托是由設備的制造商或販賣商為委托人,動產設備為信托財產,以達到將設備出售于特定的買受人,或在出售前出租于該買受人的目的而成立的信托。動產設備信托的實際與信托收據一樣也具有融資的功能。該種信托設計在美國和日本得到相當廣泛的應用。

在美國,設備信托曾是鐵路部門為籌資購買設備而采用的一種特殊信托形式,目前也為航空部門廣為采用。設備的所有人即委托人與信托公司簽訂設備信托協議,將設備的所有權轉移到后者手中,信托機構收到設備后再通過租用協議,將設備出租給鐵路部門或航空部門,期間所得的以分期付款的形式支付的租金足以支付信托證書的本金和利息。

在日本,動產設備信托的操作通常有如下幾個步驟:(1)由三方(制造商或銷售公司、信托銀行或信托公司、設備的用戶)當事人簽訂基本協議,規定信托財產,以及出租出售的基本事項。該協議是信托協議和出租(出售)協議的前提和依據。(2(委托人制造商或銷售公司)與委托人(信托銀行或信托公司)簽訂信托協議,將動產信托給受托人,委托人則從受托人處領取與信托價格相同的信托受益證書。(3)受托人與用戶簽訂租賣協議,將信托財產出租給買受人。買受人依據租賣契約取得動產設備的使用收益權,同時向信托公司支付傭金,而于租賃期滿是從信托公司買取該動產設備,取得其所有權。該第三步,也有的時候是由受托人與買受人簽訂買賣協議,直接將所有權讓渡給買受人;也有的時候在信托期滿后,由信托機構將動產收回,這與租賃業務有些相似。日本實務中的動產有一定的范圍限制,通常有三類:一是車輛及其他運輸用設備;二是機械用設備;三是金銀及其他貴重金屬。

從上述有關動產設備信托的操作來看,動產設備信托顯然不同于信托收據,這主要表現在如下幾點:其一,動產設備信托關系的構造中往往需要一個以三方——信托公司、制造商和買受人為主題的基本協議,該協議是其他雙方協議的基礎。而信托收據的信托契約則無須這種協議。其二,動產設備信托中關系主體有專業性的信托公司或信托銀行,而信托收據項下的信托關系主題并不需要專業性的信托機構。其三,動產設備信托關系中,真正的委托人是制造商,受托人是信托機構,而買受人的角色是租賣契約的買方和租賃方。信托收據關系中的買方(進口商)則是受托人。其四,動產設備信托的法律關系中有兩個極為重要而相互依存的關系——信托關系、租賣契約(有時為買賣協議、租用協議)關系。而信托收據下包括兩個基本法律關系:一是貨物所有權轉移或者擔保物權的形成契約關系;二是信托關系。其五,兩種關系中對貨物的處理有不同的特點。動產設備信托中的貨物“動產設備”主要用于買受人的使用,而信托收據中的貨物則是用于進口商的處分(即銷售)。另外,從日本的實踐來看,動產設備信托中的動產還有一定的范圍限制,而信托收據項下的貨物則沒有特定的限制。

由上可見,盡管信托收據與動產設備信托都是利用了信托的機理來構建融資的機制,但是由于融資行為及財產的特殊性決定了兩者有明顯的區別。信托財產的特殊性起了決定性作用。拖收據項下的信托財產是進口商用于實現貿易利潤的中介,而動產設備信托項下的動產設備則是通過出租來滿足買方使用并獲得利潤的中介。

 


·我國銀行有關信托收據的操作實踐
      一、中國銀行有關信托收據的操作要求根據《中國銀行國際結算業務基本規定》,信托收據實質上是可戶將自己貨物的所有權轉讓給銀行的確認書,持有該收據即意......

·信托收據(TRUST RECEIPT)的意義及特點
      信托收據(TRUSTRECEIPT)的界定頗富爭議,因為各國在委托人—銀行對信托財產—進口貨物的權利有不同的主張,因此信托收據的含義也就各有不同。但一般而言,所謂信托收據是指:為了進口或本地購貨融資,由進口商或本......

·我國銀行在信托收據實務中面臨的主要問題及其應對
      一、銀行在傳統信托收據實務中面臨的問題我國銀行業的信托收據是在進口押匯實踐中與其他維護銀行債權利益機制結合起來使用,集體操作如下:進口商為了向國......

·中外專有技術轉讓合同
·國際計算機軟件許可合同
·無單放貨案件新動向研究
·保函與備用信用證的異同

推薦內容:
·室外公共場所的藝術品著作權的保護
·訴訟時原告仍可請求停止侵權行為
在線咨詢
 8630-9110
熱線電話:025-86309110
工作時間:AM8:00-FM21:00
 專業律師
最新內容


熱點內容

五福彩票